欢迎来到 - 中国定语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话语 > 有哲理的话 >

俞柏鸿:话世间,找自己

时间:2020-02-17 02:36 点击:
俞柏鸿:话世间,找自己---

  俞柏鸿,著名新闻时评人,央视与多家卫视特约评论员,凤凰网名师堂讲师,浙江省文化艺术智库特聘专家。浙江省漫画家协会副主席、浙江省科普艺术协会副理事长、杭州市传媒品牌促进会副会长。曾担任浙江工人日报社副总编辑18年,获全国报业管理先进工作者称号,先后12次荣获浙江新闻奖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,书画作品多次在全国获奖。已出版《锋从磨砺出》《柏鸿写新闻》《柏鸿山水画选》《柏鸿有画说》《俞柏鸿哲理漫画》等著作与画册9本。

  作为电视评论员,俞柏鸿先后参与的主要节目有:上海电视台《大声说》、东方卫视《东方直播室》、吉林卫视《好久不见》《新闻纵贯线》、广东卫视《社会纵横》、河北卫视《中华好家风》、天津卫视《爱情保卫战》《幸福来敲门》、山西卫视《顶级咨询》、辽宁卫视《有请主角儿》《复合天使》《交锋》、江苏卫视《脱颖而出》《甲方乙方》、四川卫视《中国正能量》《让爱作主》、河南卫视《大驾光临》《V观点》、贵州卫视《新闻当事人》、重庆卫视《大声说出来》《谢谢你来了》、湖北卫视《中国范儿》、星空卫视《金星撞火星》,央视《夜线》《青年中国说》《一起聊聊》等等。

  采访后的第二天,俞柏鸿经历了他2019年的第34次飞行,目的地是距离杭州4000多公里的拉萨。在那里,纯净的高原、神秘的雪域、怒放的格桑花,都是他的心之所向。

  第7次进入藏区。他和朋友们用了4天时间,逆行318国道,从拉萨出发,翻越浩渺的圣地,直至成都。俞柏鸿给这次探险取了个轻巧的名字——快闪318。

  为何又是西藏?俞柏鸿在朋友圈里写道,“净化和放空内心的圣地,非西藏莫属。”更明确的表达,他曾在临行前对《杭商》记者述说:“在这样的地方,你能感觉到人的渺小,学会正视自我。”

  作为著名媒体评论员,拷问和点拨世间是他的日常工作。这件事他一做便是20余年。久在嘈杂中,短暂的逃离是一剂良药,受用于此,他每年都会“快闪”几回。置身于另一个世界,喧嚣声消失了,掌声与追捧也消失了,冷静与克制之下,真实的自我得以浮现。

  如今,飞行是常态,评论是主业,画画是生活。在此之前,他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探寻、论证,挣脱枷锁与桎梏,雕琢出纯粹洒脱的自我。2015年划出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,在知天命的年纪,在一次次“逃离”、“快闪”之后,他奔向了正真的自由。

俞柏鸿:话世间,找自己

  飞行者

  一直在路上。

  清晨5点多,天蒙蒙然的,还未透亮,为了赶上当天下午的采访,俞柏鸿起身前往机场,搭着最早一班飞机回到杭州。前一晚,他刚刚完成了天津卫视《爱情保卫战》的录制。在那一周的早些时间,他身在广州,为广东卫视《社会纵横》站台。

  “这样挺好,一点也不耽误事情,还是蛮习惯的。”采访那天,他比约定时间更早到达,坐在《杭商》记者面前,精神抖擞,毫无倦意。语速和音量都是俞柏鸿式的,快而洪亮。说习惯是肺腑之言。5年来,他的生活一直由一次次密集的飞行串联。

  他热衷于这样的物理移动,将飞行形容为“蛮有意思的事”。2015年,俞柏鸿从浙江工人日报社副总编辑的岗位上提前退休,媒体评论员成为了他的主业,与之相伴而来的是空中飞人的新身份。

  手机APP里记录着他5年来的飞机轨迹。从2015年3月到2019年4月,飞行里程523503公里,飞行时长915小时5分钟,飞行次数358次,到达29个城市,14个国家。击败了99.6%的用户。

  常有一天内的连续飞行。无缝连接的工作行程对他来说是高效而必要的。17号是4月最累的一天,经历了从晨曦到暮色的飞行。6点从杭州前往北京,录完央视的两期节目,晚上8点又辗转到长春。第二天,他有4期通告要在长春完成。

  又比如录制《社会纵横》,许多年下来,他坚持不在广州过夜,成了晚间11点20分那趟回杭航班的常客。但前几天,一场暴雨打乱了俞柏鸿环环相扣的行程。原本,他计划回杭州处理工作,再到天津录制《爱情保卫战》,暴雨迫使广州当晚的所有航班取消,第二天,俞柏鸿不得不直接飞到了天津。天津与广州的温差是20度,他只带了单薄的衬衣,最后靠保暖内衣勉强撑过去。这段囧途是他看来“蛮有意思”的飞行收获,成为他乐于分享的新段子。

  长期以来,“快节奏”是一种职业习惯,嵌入到他的性格中。例如,准备行李这件事。他有5个大大小小的登机箱,根据出差时间的长短放置衣物,唯一的原则就是:不托运,省时间。渐渐地,俞柏鸿摸索出一套飞行中的工作之道与处世原则。

  “很多人问我,每天飞在天上累不累,是不是很浪费时间,我说真不累。在飞机上真可以做点事情,是逼着你做。一趟航班相当于上了两节课或三节课。时间利用起来,看书也好,思考也好,是蛮享受的。”

  采访中,他多次强调,“我是O型血,性格是外向的”。但到了飞机上,他却变成了不爱说话的俞柏鸿。面对热情的观众,他常常没办法“低调”,在周到且礼貌的问候之后,他会选择继续低头读书。遇到陌生人加微信的邀请,他往往拒绝。对此他解释说,“时间不够用啊!”

  每次乘机,俞柏鸿都会带上研读的书籍以及记录心绪的纸笔,在移动的“办公间”里,为下一程的工作积蓄能量。每年,俞柏鸿的阅读量在100本书以上,绝大多数在途中完成。

  最近两趟航班,俞柏鸿读完了曾仕强《长安家风》。作为湖北卫视《中国好家风》的常驻观察员,读此书本意是业务提升,不经意的,有了新的领悟。“家风正,则子孙兴,民风淳,政风廉,党风端,国风清。”通过一本好书,作者的生死观、价值观淋漓尽致地展现,反弹到自己,俞柏鸿觉得,“这趟飞行值了。”

  每一趟旅程都是心灵的慰藉。在客舱内,在密闭的空间中,他得以独处。那是真正的美好时光,只与自我作伴,心绪沉淀,思维飞升,其余的人、事、物都短暂蒸腾了。

俞柏鸿:话世间,找自己

  逐自由

  打着飞的赶场的生活,俞柏鸿很早就开始适应。

  1998年,文学青年俞柏鸿已经在浙江工人日报社工作了十年,38岁成为报社副总编辑,任谁看来,在纸媒这条路上,他都是前途无量。

  恰恰是在那一年,命运向他展开了新的图景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